所以,主耶和華如此說:「我的僕人必得吃,你們卻飢餓;我的僕人必得喝,你們卻乾渴;我的僕人必歡喜,你們卻蒙羞;

以賽亞書六十五:13

一半

他每次都騎著電動代步車從西港而來。
雖然我們每次都跟他說西港有段距離,我們會替他把生活物資送過去,他還是固執的要自己前來。我們依著他。

2016 0712S他跟我們說叫他阿木就好,可是我們都叫他阿木哥,木哥是天生的右手掌萎縮,領有身障證明,或許因為這樣,他極度捍衛著自己的自尊,初次來的時候脾氣與口氣都不是很好。

我們要登記他的姓名,要看他的低收入證明,告訴他審核過後下個月會送愛心物資給他。

明明我們口氣就是很溫和,很有禮貌,他卻發起脾氣,直喊著:「不給就算了,還要東驗西驗的,你看不出我是殘廢嗎?」他舉起萎縮的手掌搖動著。

老實說我那時候很尷尬,因為知道他的手天生如此,我一直提醒著自己別去看他的手。

可是脾氣再壞,因為常常得見面,因為我們的柔和對待,他一次比一次態度變軟,每次來都會跟我們哈拉兩三句。

他說他以前外號叫「一半」。

「國小讀一半,被同學嘲笑,就再也不肯上學;去學雕刻當學徒,老師傅對我又打又罵,我學一半就逃回家了..」

他繼續說著:「去果園打零工,因為動作慢,果園主人只肯發他一半的工資;去工地綁鋼筋,半天就被請回家...」

父母還在的時候,他還能依靠著家裡不致挨餓受凍,父母離開之後,留下祖屋給他,他依賴著身障津貼勉強過活。

而後,抵押祖屋想做生意賺錢,被騙光,還負了一筆債務。幸好老鄰居買下他的祖屋,讓他繼續住著。

阿木開始怨天尤人,酗酒度日,每天跑去撿資源回收,只要能換得幾十元買米酒就好,直到喝到胃出血,被鄰居們送進醫院急救,出院之後才改掉了喝酒這惡習。

這是阿木跟我說的他的人生故事,他的一半的人生。

總覺得他像一塊漂木,在這世界浮浮沉沉,用強烈的自尊掩蓋心中一直不願承認的自卑。

但是我們不會對他只付出一半的愛心,我們想給阿木滿滿的愛,讓他體會他從沒被離棄過...

我們給他完整的關懷與愛。

列印Email

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